当前位置:首页
> 交通资讯 > 行业文化

心中有梦 眼里有光——高速公路与我的诗和远方

  • 来源: 江西省交通运输厅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11-24 15:14:42
  • 字号:

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”这短短十三字描绘的夏夜山村风光,自辛弃疾落笔之日至今,都如同清风朗月一般,照拂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而这诗中描绘的黄沙岭,就在德上高速的终点——上饶。

我爷爷家在上饶,他是位汽车驾驶教练,半生的热血和风华都挥洒在了路上。寒来暑往、日月不居,他开着一辆“老捷达”,跑遍了上饶到德兴之间的山山水水,也跑出了一个家庭的美好生活。

十几年前,父亲常常开车从德兴出发,走两个多小时的国道到上饶去看望爷爷奶奶。途经月亮山,每一次往来的路上,道路两侧都村居散落、树木葱茏,颇有一番诗词里描绘的意趣,但漫长的车程、颠簸的路况还是让我难受不已。每到这时候,父亲为了安抚焦躁的我,总是会说起他小时候走过的路:“我小时候可都是羊肠小道啊,泥泞、坑洼,非常难走。长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种菜,从播种、除虫到收获,耗尽了心血和时间,但因为交通闭塞,菜运不出村,吃不完的都烂在了地里。后来国道修通了,有梦想的年轻人才终于能沿着这条路走出大山。”

路,在来来往往的颠簸和父辈的诉说中,连接起我对故乡风土人情的认知,也串联着我与祖辈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。而德上高速,竟成为我懵懂少年时代,一个无比期待的理想。

2012年9月,我进入江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求学,同年底,德上高速通车,我跟着父亲驾车行驶在平坦宽敞的路面上,穿隧道、跨大桥,都让我兴奋不已,可惜的是爷爷这时已离开了我们。至此以后我们去看望奶奶,再也不用车马劳顿,从奶奶开始做饭、到一桌美味的家常菜端上餐桌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我们就可以驱车从德兴到上饶。而我也在学校的学习实践中,对高速公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更深厚的情感。一条便捷畅通的高速公路,是两地来往的纽带,更给沿途的乡村小镇带来了无限可能,越来越多的山里孩子沿着这条路到远方求学问道,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把别处的资讯和活力带回乡野。在苍茫天地间,一条玉带般的高速公路,激发起两座城市及沿途欣欣向荣的崭新风貌。

二十年于宇宙苍穹,只是弹指一挥间。二十年于德兴、上饶两地,却是从土路、国道到高速公路的跨越式发展。放眼全省,亦是从高速公路零公里到6000公里的瞩目成就,是全国第三个县县通高速公路省份的骄人成绩,这离不开一代代、一群群江西交通人的步履不停、日夜奋战。荣幸的是,这条串联起我的乡愁与梦想的德上高速,如今也有了让我坚守的岗位。我坐在单位院里,体味着故乡的人间烟火,观察着远方日新月异的大千世界,为“路”奋斗一生的信念,一天比一天更加坚定。(省交通投资集团  崔钰祺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