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交通资讯 > 行业文化

记忆中的童年趣事

  • 来源: 江西省交通运输厅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10-11 15:37:53
  • 字号:

童年是一首经典老歌,永远有唱不完的动人旋律,让人记忆久远。

童年是一杯清甜浓茶,永远有品不够的清香淡雅,让人回味悠长。

光阴荏苒,岁月如歌。童年虽已远离我而远去,但记忆中的童真童趣依然萦绕在脑海中,挥之不去。打开记忆的盒子,里面记载着许多童年往事,记忆中的很多故事,至今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眼前,常常在闲暇之余,偶尔想起来,或是温暖,或是感动,觉得既真实自然又甜蜜美好。

我的童年,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东乡区一个小山村里度过,那是一个物资条件相对匮乏的年代,那时候的日子过得很穷,但精神生活还比较丰富。村子里的同龄小伙伴特别多,大家在一起嘻嘻玩耍、打打闹闹、成群结队,走到哪里都充满欢乐。

那时候的精神文化生活极其简单,看露天电影对于那个年代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奢侈和幸福的事情,村里只有逢年过节或者办喜事才会放上一场电影,地点就选在村里祠堂边的一块空地上。尽管天色未暗,大人们早早的就把晚饭做好了,小孩子们则忙得欢,狼吞虎咽随便吃几口,大家赶紧搬出自家的小板凳、小椅子,一个劲儿往祠堂跑,为的就是占个好位置。不一会儿,偌大的空地便摆满了高高低低、长长短短的凳椅,大家坐着、说着、笑着,交头接耳,怀着快乐激动的心情等待电影播放的那一刻。

小时候,经常喝青菜或红薯煮的稀饭,稀得能照得见人影,喝的时候,能清晰看见自己额头前一缕小卷发,在碗里晃动着。用筷子搅一搅,小卷发就不见了,碗里便呈现五彩缤纷的色彩,很喜欢这种玩法,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着。不觉岁月之苦,每每自有乐趣。

小伙伴总是很多,往往是饭碗还没有放下,门口就已经站着好几个等着了。一个个拖着鼻涕,脏污的衣服,晒得黑黑的脸庞,看上去,就像一群亲兄弟,大家一呼百应,呼啸着穿村过巷,像一匹匹脱缰的小马驹,欢呼雀跃、自由奔跑。

至于玩具,田间地头、沟壑树林,取之不尽,随取随玩。

我们砍下不大的新鲜树枝,用小刀在树干上环绕涮一圈,捏住树皮,用力在枝杆头一转,一节比较好的树皮脱落,再用小刀轻轻的刮去表皮,钻几个小孔,一支笛子就做好了,放在嘴边吹得呜啦呜啦的。空地上,大家在一起玩打纸片,只要把纸片击翻面,就算赢,通常是两个两个一组,你来我往,轮着击打,打翻了,再兑上另一个纸片,一来一往,或输或赢,直到玩累了玩过瘾才肯罢手。

大家一起爬到树上掏鸟窝,拿着用橡皮筋做的弹弓打麻雀,在土墙上用玻璃瓶抓土蜂,在小溪边用渔网捕小鱼,在田间钓青蛙,在小水库里欢快游泳......所做之事都是在父母的棍棒下忏悔,在呵斥和惧怕中成长。

最爱玩的,还是泥巴。乡下的稻田特别多,那里的泥巴有一种特殊的粘性和柔性,它能在手中捏出各种花样来,只要我们能想象得出。鸡鸭狗猫什么的,想要什么,就能变出什么。大自然的一切成了我们好奇童年的乐趣。

玩着玩着,天也就黑了。

村子的上空交织响起各家长们拉长的嗓音:党----华----快回家来!知---平-----你死哪去了?快回家吃饭!我妈的吆喝声,往往也在这个时候响起来:“你看看你,全身弄得脏兮兮跟个鬼样个!明天再这么晚回家,罚你跪砖头!”可是,真的到明天了,我准把她的威胁又给忘了,照样玩的不亦乐乎才回家。

时光如水,日月如梭。眨眼之间已过不惑之年,童年的欢快在成长中渐行渐远,一去不复返。无情的岁月一天一天催人老,童年的美好时光残留在我的个性里,停留在我的血液中。无法留住的童年,那些刻骨铭心的童年往事一件件一桩桩,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。如诗、如画、如歌、如梦......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。如今,却只能在记忆中慢慢体味。(江西交工集团  宋国华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