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交通资讯 > 工作动态

连村村: 真心帮扶 真诚解困 真情暖人——《凝聚交通力量 助推精准扶贫》系列报道之二

  • 来源: 江西省交通运输厅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5:54:22
  • 字号:

连村村位于吉安安福县山庄乡丘陵地带,全村共有11个自然村,分为4个村民小组,346户1447人,年人均收入不到2500元。自2015年省公路局定点帮扶以来,该村引导、支持和帮助贫困群众发展特色种养等方式,不断拓展贫困户增收渠道,全村村容村貌焕然一新。

2019年2月,新上任的驻村第一书记徐赞勋带着扶贫工作队队员龚亮、丁光阳一头扎进了连村的山山水水,把“在脱贫奔小康的路上不让一家一户掉队”的目标细化成每一天坚实的扶贫步伐。

省公路管理局驻连村扶贫工作队员龚亮(左)徐赞勋(中)丁光阳(右)

废弃的猪圈里捧出“聚宝盆” 

“我想把这个废弃的养猪场改建成一座大型休闲农庄。”徐赞勋站在一人多高的草中,指着几栋破败的小房子说:“连村的集体产业就靠这里了”。同行的村干部们默不做声,都有些担心困难大投资多,怕弄不好是个累赘。

“这里有山有水,离县城近,90多亩水面,够大耍得开。”徐赞勋说,“只要把路修通,不愁没客上门。”

徐赞勋的想法得到了山庄乡领导的支持,从中穿针引线,为工作队拉来了投资商。

投资商认同工作队的理念,也觉得这里是发展休闲农庄的好地方。

经过协商,投资商和工作队同步出资,由工作队筹资建公路,投资商同时入场建设农庄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农庄开业,产生经济效益。

回忆起和投资商的谈判,徐赞勋有些兴奋:“别的地方拉投资都是先修路,‘三通一平’,再请投资商进场,我们是同步施工,因为我们的背后是省公路管理局的强大支持和信誉担保。”

在省公路管理局帮扶下新修建的桥梁和水泥路激活了连村村经济

2019年5月底,连村村委与投资商签订20年经营合同。合同规定:2019年交给村里租金3万元,2020年交给村租金5万元,2021年开始至合同结束,除保底租金5万元外,另外上交经营利润的15%给村集体。如因经营不善,不能按时交纳租金,村委有权随时中止合同,所有固定资产归村集体所有,转为下家经营,防止村集体资产流失。2019年9月,农庄边建边营业,到年底,收入已经达到10多万元。因为经营势头好,今年投资商准备再投入100万元资金,扩大经营规模,努力打造安福县休闲金字招牌。

徐赞勋在傍晚有空的时候,不自觉地会绕到农庄走走看看,作为农家子弟出身的他,非常明白村集体经济的壮大对一个小村庄的意义,他说:“这个休闲农庄是个‘聚宝盆’,将来村集体底子厚了,扶老济困公益就有了保障,在家门口就能赚钱了,到外地打工的年轻人也会越来越少,村子就有了活力,经营的门道就会越来越多,村子就会越来越兴旺。”

被堵路的贫困户“算账”来了

彭桂荣是连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以前在外打工,因为理发手艺精湛还开过理发店。女儿三岁那年,妻子离家出走,彭桂荣开始了自暴自弃,在村里帮人理发赚了三五十块就去县城喝酒,三五天也见不着人,成了人见人厌的“酒虫”。

扶贫工作队了解情况后,跟村干部商量,怎么帮扶彭桂荣,大家一听直摇头,“酒虫”能回头?说出去也没人信。

徐赞勋深知,扶贫已经是第五年了,剩下的贫困户都是贫困“钉子户”,是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他给自己鼓劲:“没人愿意在贫困里活着,一定要拉他一把。”

“你们是扶贫干部,又不是警察,凭啥不让我走!”

“我今天就堵了,想去县城喝酒,门都没有。”

徐赞勋带着村干部守在村口,堵了彭桂荣一个月喝酒的路。

徐赞勋拉着彭桂荣和他聊天:“你看你们家姑娘,多好的孩子,在县城中学读书成绩那么好,多给你挣脸,你这个当爹的,也要给孩子挣脸,拿着低保不嫌丢人吗?”

一次一次的谈心,让彭桂荣慢慢的走出心结,说想试一下养鸡养鸭。

只要有想法,工作队就能马上把它变成现实。

工作队出钱为他搭建鸡窝鸭舍,选好鸡苗、鸭苗,并提供养殖技能指导。

徐赞勋和彭桂荣约法三章:从2019年6月份开始,每天9点到下午5点理发店必须开门营业,实行“朝九晚五”工作制,逼着他捡起了理发手艺。

彭桂荣开始忙碌起来,越干劲头越足,和女儿的关系也越来越好。

2019年底,彭桂荣拉着徐赞勋“算账”:“我这半年理发加养鸡鸭赚了2万多,总算是脱贫了。我从来没这么辛苦过,也从来没这么开心过,今天,你一定要来我家,我请你喝酒。”

徐赞勋笑了,为激励彭桂荣更有干劲,跟他打了个赌,赌注是:“按照工作队的规矩,我们不能到贫困户家吃饭,如果你明年的理发收入能突破5万元,我就破例上你家里吃顿饭。”

今年疫情期间,彭桂荣立了一个规矩“贫困户理发不要钱”。一个大家眼里的“酒虫”,变成了人见人夸的爱心理发师。

“今年第一季度,我的理发收入已经超过1万元,今年你肯定要到我家里吃饭了。” 彭桂荣兴奋地告诉徐赞勋。

彭桂荣(左)的理发生意越来越好

越折腾越有劲的最后一个贫困户

钟福胜一家是连村的最后贫困户,60多岁,身体还算硬朗,妻子患有内风湿干不了力气活,儿子30多岁未婚,没技能,多年来待业在家,一直是工作队的重点关系户。

“2019年,你们帮我建了鸡舍,养了100多只土鸡,也赚了些钱,每月还有几百元的低保,我们老夫妻年龄也大了,一家三口日子还过的去,就不折腾了。”钟福胜跟又一次上门的徐赞勋说道。

钟福胜在连村是出了名的倔,甭管谁劝都没用。

“你是老兵,我也是转业干部,按照咱部队的规矩,我见你还得先敬礼。退伍时间久了,我看你身上已经没有了一点‘兵味’,你见哪个士兵在战场上会退缩?”徐赞勋大声地说,“今年,你不但要扩大养鸡规模,还要再养点小龙虾,你要脱贫,还要致富,让别人看看咱当兵的人都是好样的。”

没人帮忙挖水塘?没事,工作队带人来挖。

不会养小龙虾?没事,工作队请师傅上门手把手教。

在工作队的帮助下,钟福胜养了五亩小龙虾,1个月的时间,收入已达到11000元,估计今年收入3万元。

徐赞勋(右)和钟福胜谋划扩大小龙虾养殖

钟福胜家还有十三亩荒山,工作队请来挖掘机帮他平整土地,种上油茶。预计三年后,一亩油茶年收入四五千元。

不想折腾的钟福胜越来越折腾,越来越有劲。早上五点多就在虾塘里忙碌。

他自豪地说:“我养的虾干净,个大,每斤要比别人多卖2块钱。收虾的老板三天没看到我,就要打电话找我,怕我把虾卖给别人了。”

退伍多年的他,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部队的火热氛围中,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。他在村里每月一次的“三讲一评”颂党恩大会上激动地说:“在工作队帮扶下,我尝到了甜头,我要努力干,不但要甩掉贫困的帽子,还要致富,才对得起党和政府这么好的扶贫政策。”

钟福胜(前排左一站立者)在三讲一评大会上讲述自己脱贫的经历

2019年底,连村全村贫困户人均收入13932元,高出全国平均水平42%,村集体收入突破10万元,徐赞勋说:“到今年年底,连村不但会全部脱贫,收入还会更上一层楼,因为这里的贫困户们有了积极奔小康的心,我相信,我们工作队离开了,连村也会越来越好,老百姓会越来越富裕。”

从坦坑里发出的感谢信 

5月上旬,省公路管理局办公室收到一封独特的手写信,信由标题开篇:老百姓心中的扶贫干部,信的末尾是20个村民的签名。

坦坑里的感谢信

信转到扶贫工作队手上,徐赞勋的思绪回到了今年2月份。

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,春季开学一再延期,学校纷纷开始网课,在连村最偏僻的四组坦坑里的村民,一直没有宽带上网,那里的孩子只能到十几里外的村部才能上网课。

连村村委一直想把宽带线路拉到坦坑里,可是由于路途远村民少耗费大,这件事一直没办成。

眼看着坦坑里的孩子无法在家上网课,工作队着急了,一遍一遍的往安福县跑。

安福移动公司的领导说,你们是外地人,为了我们安福的孩子这么劳心劳力,我们也不能只讲经济效益,更要讲社会效益,这个宽带,我们免费装。

很快,安福移动公司的员工戴着口罩,冒着春雨,实地勘察,架设线路,免费为坦坑里接通了宽带。村民们终于搭上了电商快车,孩子们也可以在家上网课了。

坦坑里的村民找到徐赞勋说:“请你们吃饭,你们不肯,那我们就到百度安福贴吧去宣传,让大家都知道你们为我们做的事。”

徐赞勋说,“每次想到我们做了一点事,这里的百姓就念念不忘,我们是由衷的感动。来的时候,局领导交代我们,扶贫最终要让村民富裕起来,让他们有幸福感、获得感。其实,对我们而言,何尝不是如此?扶贫虽然苦点累点,但是这里淳朴的村民,让我们真正感受到了真切的幸福感和获得感。”

5月夜晚的连村不再只是“听取蛙声一片”,由省公路管理局出资修建的文化广场上每天音乐准时响起,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们穿着统一的服装,跳起广场舞,欢快的音乐声划破沉寂了千百年的夜空。

连村文化广场上的广场舞


省公路局驻连村村第一书记徐赞勋:

驻村扶贫以来,深感责任之重、压力之大,常思常想,驻村帮扶不仅是一项工作,更是一份厚重的责任。我们工作的落脚点就是归结于基层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是否加强,村集体收入是否提高,贫困户脱贫成效是否明显。重点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工作:

一要身先士卒带好头。作为第一书记的职责,首先要在遵守制度纪律、廉洁办事等方面率先垂范,坚持村务、党务、财务公开,村里大事小事让村民参与知晓,接受群众监督。二要因地制宜求创新。贫困村情况各不相同,必须从自身实际出发才能在发展的路上迈得更扎实更稳。面对后劲不足的村集体经济,我们重点挖掘出连村村的资源优势,因地制宜,打造一批促农增收的富农产业。三要精准帮扶求实效。每户贫困户致贫原因、家庭情况千差万别,这就要求在工作时坚持“一把钥匙开一把锁”,有的放矢实施精准帮扶,实现精准脱贫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