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交通资讯 > 行业文化

百年修得同船渡

  • 来源: 江西省交通运输厅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1-19 10:37:10
  • 字号:

公交车是一支小小的时光之舟,无数不同轨迹的人生在这里聚散。

有限的小空间,短暂的小时光。素昧平生的你我,司空见惯的剧情,却交织出一段段难忘的记忆。


01

人工售票时代

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南昌街头,乘公交车出行的人很多,但三角、五角的车票对普通家庭来说,还是能省则省。


除了司机和乘客,售票员算是公交车上的第一女主角。在这主角光环下,再娇弱的淑女也能变身花木兰、阿庆嫂,斗智斗勇不让须眉。

这不,车进站了。她把头和右手伸出车窗外,目光冷静地扫过涌向车门的人流,心中默算着。她右手握着小红旗、拍打着车身,“注意注意不要挤,请先下后上!”

大部分人终于上车。车门关好,车辆起步。她举着票板、拎着钱袋,上场了。人们默然地挤在一起,各自忍受,不动声色。主动买票的并不多,但还是有人在她冷峻目光的扫描下“缴了械”;更多的人或呆立冥想、或闭目养神。

她拍拍这个、瞅瞅那个,“大家请买票啦!”她约莫记得几个人上了车,大概长什么样,必须在下一站到站前把票送到他们手上。

造物主真是神奇,说好的千人千面,看看却也是差不多的模样。

“请大家站稳扶好。买了票的,请您主动出示;没买票的,请您主动买票!”她用大嗓子鸣锣开道,才能理直气壮地拨开密匝匝的人墙,目光四下里逡巡着……每一次,她都必须抖擞精神、有效识别,否则,时间也许就不够了。

“你——”她半是迟疑。

“买了票哦!”

“请您出示——请大家把票

拿在手里给我看一下,谢谢。”

“喏!是不是!”

他拿着票,有些故意地横在她面前,似乎在拦住她,似乎在为大多数人抗议,“哪那么麻烦啊,这多人你还要一直挤来挤去!”

“请理解,您出示一下票就行了!” “用得着这么费劲嘛,挤来挤去、又催又问,公家给你几个钱哦这么卖命!”她忽然发觉他有意在遮挡什么,哦!他身后还有个小个子。“后面那位戴帽子的......”

猛地,那顶帽子被冷不丁地扯了去,帽子底下的身体也一下撑高不少,露出一张委屈的小面孔,“爸!我要买票!”他被这一声稚气的懊恼烫红了脸,怯懦着:“按说还不到买票的年龄......这孩子长得太快啦!”

“谢谢您!”她麻利地撕票找零,“好孩子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!”说着转回身大声道,“洗马池站到了,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!”


时光流转,人们迎来了崭新的21世纪,南昌公交全面实行无人售票,驾驶员把检票员、安全员之职“一肩挑”,成了这小小舞台的惟一主角。


02

无人售票时代

雨夜。这已是他的最后一趟车。车上的乘客并不多,大家似乎都有些疲惫,静静地。只有啪啪的雨声分外急促。

红灯在前。他把车稳稳停下,舒了一口气,再过一个路口就是终点站,今天可以早点回家了。

忽然,他发现前面另一车道上停着的小轿车,车底竟然露出一双脚。雨很大,但他确定自己没看错,更立即判断是出了车祸。


他果断将车停靠路边,拉紧手刹,打开双闪,起身回头对着车上的乘客们说:“大家好,前面发生了车祸,希望大家能稍等,我要下车看看。”“啊!”有人微微惊呼,“这么大的雨,有没有撞到人啊......”“我同你去看看!”一位乘客立刻呼应下了车。


他们冒雨走到那辆车旁边,朝车底下一看,是一位女孩儿倒在那里,被压到了腿。

原来,刚才有辆摩的带着女孩儿强穿马路,外地女车主刹车不住就撞上了,女孩儿瞬间被卷入车底下,而车主已慌得六神无主。

“她的腿还在流血,要赶紧实施营救。”他判断着,“此时必须先把车抬起来。”

他让那位乘客帮忙拨打120,一边赶回车上喊人。



“那辆车压住了女孩儿的腿,很危险!大家能不能帮帮忙,我们一起去把车抬起来…”他的声音很焦急,却又带着歉意。

“哎呀,救人要紧!”

“下车!咱们一起去!”

“人多力量大!”

他心中升起一股暖流,“老人家您可以在车上先等等......”“别看我上了点岁数,力气还是有把子!”“来,我给您打着伞。”一个漂亮姑娘也撑起伞下了车。小轿车很快被抬起,大家把女孩儿抬上了车,他直接将车开往最近的一家医院。

当看到女孩儿被医生送进急救室,他转身大步走出医院,走上自己的公交车。“都这么晚了,抱歉啊......”话刚出口,车上响起一片掌声,乘客们都站起来迎接他。他也大声鼓起掌来,露出了舒心的微笑。

从简陋的箱式车、到新能源空调大巴,从想逃票的难为之情、到毫不利己的施以援手,时代在变,城市在变,生活在变,不变的是公交售票员、驾驶员的淳朴与坚守,是人与人之间的理解、宽容与友爱。

百年修得同船渡,

期待与君再相逢。


作者简介:傅越华,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宣传部部长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