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交通资讯 > 行业文化

有尽的道路 无尽的抵达

  • 来源: 江西省交通运输厅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49:00
  • 字号:

这是一趟紧密衔接的行程。224路公交车从车流密集的青山路口,载着我们仨驶过八一大桥,穿过红谷滩新区的中心路段,曲折向西。在略显杂乱的城乡结合部兴国路段,我们仨无缝换乘169路,将尘嚣抛掷身后。窗外绿意渐渐浓稠,并肩坐在车后排的我们,推开车窗,让风无羁地涌入,与我们的心情契合。湾里素来景致葱翠雅致,在名实相符的翠园站下车,前行几步登上540路,向群山深处去。山峦起伏于天际,路边花事葳蕤,遍野盛开的马鞭草惊艳濯目,修竹茂林不时伸出枝叶探触车窗……此行的目的地是太平镇,三路公交车顺畅接力,让我们仨溢出日常的行程得以成真,率性奔赴心之想往。



那是2016年5月,离小满还有几天。尘世间避不开伤痛,大自然是那一味恒定忠诚的疗伤之药。同行的小词刚刚经受母亲离世之痛,从老家返回南昌。泪水的痕迹还没从她的面容上撤离,此行是她提议的,南昌本地人小英提供了几种出行方案,我们仨一起选定了湾里。对于还没有置车的我们来说,公交是第一选择。540路的狮子峰站,离太平镇街口只有两百来米。那一天,我们在太平镇特色店铺间流连,在镇口唯有阳光落座和清唱的戏台前休憩,在木板步道的清凉与婆娑竹影间漫步,在齐肩高的马鞭草花丛间起舞……自始至终,我和小英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,千言万语都交付于青山、翠竹、花蕊、磐石与流水,人世间的奥秘不都藏于其中?

直走得双腿如铅,我们仨坐在路边,等504路公交车将我们载回市区,载回尘世,载回绕不开的生活日常。夕照如淡金,敷在我们的脸上。那一刻,小词显得特别安静,她的目光不知望向哪里,定格何处。也许,某一瞬间,她恍惚望见了自己的母亲。


那一天留存在照片定格的影像和我的记忆中,有着涟漪般的成色。在它的前、后,是绵延无尽的日常光景。

想起来,那一时段,为了读高中的孩子,我们暂居在贤士花园。每天,先生乘坐6路车去八一大道上的单位上班,而我,有时坐12路车去抚河桥,下车后再走上一段,绕到滕王阁的南门,门边一座古香古色的两层小楼就是我们单位。这两趟车在上班高峰期总是挤满了人,人们在一趟趟公交车上完成命定的位移,周而复始。一路路公交车在不同的站点,吐出一些人,又含住一些人,将他们包裹进自己的胸膛。若是某一趟车稍微迟滞,就会让一些站点发生壅塞,站台上满是翘首期盼的人。尤其是寒冷的冬日,乘车人流量大增。朔风吹卷站台,从家里带出的暖意不多时就散尽了,这时,一趟及时赶赴的公交车等于一场拯救。登上公交车,暖息抱拥而上,满满实实,心顿时安定下来,将自己交由这移动的暖阁,抵达该去的地方。

改变,在流水般的日月中细细微微地发生。几年间,贤士花园前的公交站台换了模样,用南昌方言来说,变得越来越“客气”,添置了电子站牌,一个个移动的小红点标示着不同线路车的动态。等待,不再是那么缥缈无依。城区大道上,清晰划分出的公交专用车道,也确保了依赖公交车的普通大众日复一日有序地奔赴与回归。

从贤士花园站坐6路车,到达老福山大转盘下车,绕上半圈,乘上203路车,一路向南,穿过青云谱区,穿过市区与县城间的衔接地带,抵达南昌县繁闹的中心——莲塘。下车穿过马路,沿一条小路走进去,大约绕上十来分钟,就到达了南昌县采茶剧团。


有三年多时间,我一次次依着这条线路,去往那个依然保持着旺盛活力的县级剧团,跟访南昌采茶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魏筱妹老师。有一种美由来已久,这是我刻意选择的一条溯美之路。尽管在古时,唱戏人身份低微,可随着时代的演进、观念的改变,戏曲,这一含蕴有我国传统人文、伦理、文学诸多因子,具有独特声腔美、造型美、韵律美的艺术,已被视为国粹而受到重视和保护。只是戏曲生存的土壤已经发生了改变,这一艺术样式还能否在时光中延续她的美,焕发她的美,带着这一探问,我踏上了这条溯美之路。

有时,采访结束,回城区时已是日暮时分。习惯坐在公交车后座上的我,看着窗外流变的街景,某一刻的荒凉,某一刻的繁华,某一刻的拥堵,某一刻的通畅,某一刻的喧嚣,某一刻的安寂,某一刻的淡若无华,某一刻的流光溢彩,还有刚刚听闻的剧团中人波折起伏的人生,百般感慨,都化在了这一段随公交车摇晃向前的光景中……

我们的新家安在城东。过艾溪湖大桥,从紫阳大道拐进一条两车道的偏路,得走近二十分钟才能抵达。2015年底,忙着装修新家的我们,时常奔波在贤士花园和新家之间。我们还没买车。也巧,那时从贤士花园坐208路,正好可以抵达新家附近的紫阳大道口。只可惜没有拐上偏路的公交车,于是,我们走或坐一种改装过的带壳电动车。那是辛苦又欢喜的路途,一趟一趟,目睹一个空壳子慢慢发生蜕变,安放进我们关于未来生活的种种念想。

城市舒展身姿的幅度与速度惊人。刚购新居时,还觉冷清的艾溪湖桥东,陆续竖起几栋高耸的写字楼,容纳了许多年轻人的梦想。新家所在的一片区域,新生出许多楼盘,入住的人越来越多。就在人们感叹出行不太方便时,公交车竟然延伸过来了。

仿佛奔流在城市大小血管里的公交车,一再地优化配置,不断地延伸,抵达了城市“毛细血管”的细微之径,来到了我家门前。823路和822路,沿着两条平行的逆向单行道,形成环抱。于是,这一带居住的人们就被呵护在了怀抱之中。那是岁月不居、时光如流中,恒定不移的怀抱。

两路车与更多线路的公交车对接,它们所构成的怀抱,将整座城市抱拥着,将无数人的日常抱拥着,周而复始,日复一日,在有尽的道路上,实现无尽的抵达。



作者简介

王芸,中国作协会员。生于湖北,现为南昌市文学艺术院专业作家。出版有长篇小说《对花》《江风烈》,小说集《与孔雀说话》《羽毛》,散文集《此生》《穿越历史的楚风》《接近风的深情表达》《张爱玲传: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》等。在《小说选刊》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国作家》《新华文摘》《长城》《江南》等刊物发表小说、散文逾200万字。有作品被收入四十余种选本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